昨夜星辰

范宗沛是个音乐鬼才。令人咋舌的编曲功夫,从古典音乐、新世纪音乐、世界音乐、爵士乐到流行音乐,总能随心游走,把玩音符于创意之间。担任国家音乐厅交响乐团的首席大提琴------

《月光の云海》是日本作曲家久石让为著名动画电影《天空之城》所配的一首插曲。与《天空之城》中众多的插曲一样,这首曲子同样出自久石让大师之手,整首曲子婉转悠扬,耐人寻味,听着听着仿佛让人沉浸在对童年的回忆之中。

乐曲以快速度进行,在很短的瞬间终了,因此又被称为《瞬间圆舞曲》或《一分钟圆舞曲》。演奏本曲时,应使用平滑流畅的指尖技巧,才能感觉出此曲的趣味来。

A玛莎:

今天上推一首旋律非常优美的音乐,它可以在你品茗赏月的时候,在花前月下的时候,或在你静思冥想的时候陪伴你。
这是一位我们不熟知却在欧洲极负盛名的艺术家,他就是希腊著名的古典和新世纪的作曲家Stamatis Spanoudakis(斯塔马蒂斯·斯帕奴达吉斯), 被称誉为希腊的配乐教父。至今已超过五十张专辑的发行(包括歌剧、电影和电视配乐)。
初始他对于古典音乐有着非比寻常的热爱,后来注意力更多的集中于拜占庭音乐,同时也为很多的希腊电影配乐,也包括为德国与意大利的一些战争题材的电视提供音乐。后期,他的精力多集中在器乐方面。

【音乐推荐/玛莎】

A玛莎:

上推的不知道是哪位音乐人,也不知道来自何方,一首非常有意境的音乐。
琴音声声入耳入心。在这个宁静的夜晚,有你的陪伴真好……每天都是这样,宁静地坐在这里,感觉,离上帝很近,很近……

【音乐推荐/玛莎】

云涛: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如果人生的很多事,很多的境遇,很多的人,都还如初见时的模样该多好呀!若只是初见,一切美好都不会遗失。很多时候,初见,惊艳。蓦然回首,却已是物是人非,沧海桑田。

相濡以沫,不若相忘于江湖。
泉水就要干涸了,为了生存,两条小鱼彼此用嘴里的唾沫来喂养对方,但是,与其这样,还不如在江湖之中畅游,忘记对方的存在。很多时候,我们谴责“大难临头各自飞”,但是从理智的角度来说,这是对的。与其两个人一起受苦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简简单单一句话,道尽了古今多少人的愿望。就像那首歌,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”。其实啊,人生在世,求什么呢,若有一个人,愿意与你生死相随,这一生,也就够了。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永远是这样,人的心啊,看过辽阔的大海,就看不上寻常的小溪小河了,去看过巫山的云,就不觉得其他地方的云是云了。所以其实不要太早遇见好男人/好女人,因为万一捉不住他/她,你会一辈子都活在这句诗句里。

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心爱的人早就不知道去哪了,桃花却依然是微笑地在春风中绽放。以笑映悲,很不错的手法,令人不禁感慨万千。

众里寻他千百度
全句为: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”很多时候,我们总是在往阴暗处寻找我们心中的她,却总不见其影踪,蓦然回首,才发现她其实一直就在我们的身边,离我们只有一个转身的距离。
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现在回想,旧情难忘,犹可追忆,只是一切都恍如隔世了。一个“已”字,可怕至极。若非当初年少无知,何至如此!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
哪怕是苏轼那样的豪迈男儿,对着亡妻的坟墓,也只剩感伤。十年是一个恰好的跨度,看似不长,却足以让一个呱呱婴孩变成一个懂事孩儿,足以让一个满怀热血的青年变成一个得过且过的人,足以让一个正值壮年的中年人步入人生的晚期。

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《江城子》也许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词。这一句,若是不见也就罢了,若是相见,却互不认识,就这样在岁月里蹉跎地擦肩而过,那该是多么令人心碎的一幕。

回首向来萧瑟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全句应为:“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风雨过后,回首走过来的路,才发现也不过如此。人生一世,俯仰之间,多少爱恨情仇,多少癫狂执念,到头来终究一场空,到最后一堆荒冢而已,诗词君劝诸位,及时行乐,有花堪折直须折。

——文/云涛

音乐随身听:

【减压音乐】Somewhere 随意 - Tony O'Connor

托尼的唱片被归入治愈音乐和放松音乐的类别。这张2007年的专辑《Complete Calm》(平静如诗),向乐迷展现了他在器乐方面的纯美境界,华美的钢琴旋律配以浪漫动人的竖琴和古典吉他,还有特别柔情的管弦乐、海浪声,每一曲都是一幅独特唯美的音乐诗画。

Tony O'Connor(托尼.奥康诺)是澳大利亚著名的作曲家及音乐制作人,在日光海岸的昆士兰岛东南内陆有他自己的私人演播室,在这里他创作制造出版以他个人独立商标Studio Horizon发行的唱片及影像,并在全世界推广。